程红兵贵州音乐制作留学学校推荐这三个关键问题不解决老师永远上不好课

百乐攻略 1 0

课堂控制与教师的知识储备密切相关。

教师的知识面确实有限,但是上这堂课我就应该充分做好这堂课的相关知识储备,否则你不要提这个问题。

让我们来看看课程开始的时候。今天很多老师学了很多名派,喜欢绕圈子,不喜欢开门见山。

这样一种课堂开头是在我们课堂教学当中所反对的。

把课还给学生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该还,什么时候不该还,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还?很精致,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01

知识储备不足怎么能随便教?

课堂控制与教师的知识储备密切相关。

我们来举个例子。

曾经有个小学老师教动物,人类的朋友。

讲着讲着这个老师就顺便问了一个问题:“同学们,你们知道哪些动物濒临灭绝吗?”孩子们就开始说了,有的说大熊猫,有的说东北虎,有的说北极熊,有的说中华鲟,有的说扬子鳄。

老师只是顺便提了这个问题,但是孩子们真的回答了。但是老师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动物濒临灭绝,只好点了点头。动作幅度很小,你几乎看不出他是点头还是摇头。不管是谁说的,他都点点头,想蒙混过关,想蒙混过关。

但是孩子开始争论起来了,小学生很认真的,这一争论就希望老师你给我们判断到底谁对谁错。

这位老师灵机一动。我们很多老师都有这样的脑波。

老师说:“同学们,你们下课以后到图书馆去查一查,你们上网去查一查。

“想蒙混过关,这是我们一些老师的惯用手法。

哪知道有个孩子就较真了,把皇帝的新装戳穿了,他站起来说:“大概老师你也不知道吧。

刚才只有第一组说大熊猫是对的,其余都是错的。

其他还有西伯利亚虎、亚洲黑熊、非洲犀牛、亚洲猩猩……”他一口气说出了十多个物种。

老师的表情很尴尬。为什么?知识储备有问题。

教师的知识面确实有限,但是上这堂课我就应该充分做好这堂课的相关知识储备,否则你不要提这个问题。

一个年轻的中学历史老师讲到商鞅,突然灵机一动,说:“同学们,你们知道商鞅最后是怎么死的吗?”孩子没有回答。他自己回答说:“我告诉你,商鞅最后是被车裂死的。

”接着问:“同学们你们知道什么叫车裂吗?”孩子又没作声,他就自己回答:“所谓车裂就是让车轧死。

“无知无畏!如果连车裂都不知道,可以查查字典,了解清楚,上课再讲。

我们有些老师知识储备严重不足。

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某校初三守门人,语文教研组组长,特级教师。他的课是江洋先生写的《老王》。人教版和苏教版初中用它做教材,上海高中用它做教材。

这个老师怎么上?上课的时候第一个问题就是分段,分完段概括段落大意,概括段落大意完了就是归纳主题思想,归纳主题思想之后就是分析主要人物,主要人物是谁?

王,为什么?标题是老王。

归纳老王的性格特点,老王怎么样?勤劳、善良、朴实、乐于助人,全部写在黑板上,清清楚楚,板书非常漂亮,整个黑板基本上写满了。

当我们到这里上课的时候,老师发现他所有预设的教学任务都已经完成了。

下一步是什么?看,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我灵机一动。同学们,你们对这篇课文有什么问题吗?孩子开始问问题。

有个孩子说道:文章的结尾说“像我这样一个多吃多占的人,面对老王应该感到愧怍”,我不理解。

老师听了,估计没有深入了解,灵机一动说:“同学们,刚才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有价值。大家讨论一下。

这是我们老师惯用的手法。当他困惑的时候,他会找他的同学讨论。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教与学互相学习。

讨论的过程当中有同学举手了,说:因为“我”不能给老王以有效的帮助所以感到愧怍。

老师一听好像有道理,就把刚才学生的观点重复了一遍,然后以此为标准答案。

这个时候提问题的同学举手了,说:“老师我不同意。

上课到了这里,发现同学们的眼神一闪而过。

我听课不喜欢坐在后面,坐在后面看的是学生的后脑勺,我听课喜欢坐在前面的两个位置,这两个位置可以看到所有孩子们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它能告诉你这门课是否成功。

可以说前面的教学环节实话实说孩子是没劲的,无精打采的,原因在哪里?因为老师的教学方式太老套了,概括段落大意、归纳主题思想等等。

我发现,当一个学生说出与老师所谓的答案不同的话时,全班同学的眼睛都一闪。

这个时候老师如果把这个环节处理得好,等于用力一扳,这堂课还能扳过来,还能成功。

可惜老师看到手表快下课了,就提高了声音,用义正词严,强有力的男中音把孩子压了下去。

课后问孩子,孩子分析清楚,进步合理。

我回过头再问这个老师,这个老师讲半天就是讲不清楚,“王顾左右而言他”。

你怎么能连这篇文章都没看就走进教室教书呢?知识储备有问题。

02

云山雾罩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好的教训。

让我们来看看课程开始的时候。今天很多老师学了很多名派,喜欢绕圈子,不喜欢开门见山。

一位老师想在数学课上用启发式教学“兴趣”的内容。刚开始上课,老师就创设了这样一个情境:“过年了,学生最喜欢吃什么?”(老师要学生说“压岁钱”)学生七嘴八舌地说喜欢“放鞭炮”、“走亲戚”、“玩得开心……”就是没人说压岁钱。

老师没办法,只能自己说了。谈完压岁钱,老师问:“你拿到压岁钱后会做什么?”当学生说“给妈妈”、“买学习用品”、“支援困难地区”时,老师期待的答案是“存银行”,就是没人说,老师只好自己说。

很多老师上课的第一个环节就是这样,绕来绕去,好几分钟绕过去,还没有切题。

我们的课堂教学反对这样的课堂开端。

另一个老师学了一个名师的课。他一上来上课就问:“同学们,猜猜我姓什么?”我心想:你的姓和这门课的教学没有关系。你可以选择任何你喜欢的姓。

刚开始应该怎么做?一开始自然要营造一个很好很和谐的环境。

比如大学老教授上课,第一次接触新的班级。我们都知道一个老师第一次带一个新班级的课是不容易的。因为老师第一次见这些学生,学生第一次见这个老师,双方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所以第一节课通常很辛苦。比如我们班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很辛苦,我们很多校长连笑容都没有。

很难,很难,很不愉快。这位老教授是怎么上课的?上课铃响了。走到讲台中间的时候,老师说,上课。

班长喊:起立。

老师说,同学们好。

学生们说:老师好。

按照常规,老师要喊“请坐”,说:“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数学教育学。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第一章第一节第一个大题第一个小题的A点。

我们大学教授多半是这么上课的。

知道我们老师不是这样的,上课铃响了,走到讲台中间,“上课。

”“起立。

”“同学们,你们好!”“老师好!接下来,按照常规,老师应该喊请坐,但这位老师没有喊请坐,而是用眼神扫视了所有的学生。

老师说:“错了,错了,你们喊我喊错了。

”全班同学莫名其妙地面面相觑。老师说:“我是你老师的老师。你应该叫我什么?”全班一起喊道,“喂,师爷。

一句“老师好”,老师和学生因为第一次见面莫名的紧张消失了,一下子进入了那种很和谐的场景。

老师觉得孩子挺可爱的,蜡烛式的一点就亮。

我觉得这个老师很可爱。他是个老顽童。

双方之间就走得非常近了,情感一旦近了,这个课就会上得很轻松,有味道。

03

什么叫把课还给学生?不要想的简单!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一个问题,就是教什么。

我们过去讲教教材,老师上课干什么,教书的,教什么书,就是教课本、教教材,教材有什么咱就说什么,教材怎么说咱就怎么教,后来就变成教参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说。

教师备课就是准备参考资料,把参考资料的内容变成教学的内容。后来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市面上的辅材很多。这个教辅材料是根据参考资料一遍又一遍加工的,这样我们老师想说什么,学生基本都知道了,老师也就不好意思了。

比如我在上海海带成立了一个语文名师培训基地。我是这个基地的主人。我每期带15个学生。每个学生都要上一节课,我还要评课。

有一个老师上《再别康桥》,徐志摩的一首诗歌,他设计了很多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这样设计的,为什么叫康桥,为什么不叫剑桥,康桥就是剑桥,剑桥就是康桥,为什么标题不叫再别剑桥。

下课后,我在课堂上点评,我很不客气地说:“我说你这个问题无效,没有价值,是假的。

我们的老师不相信。他告诉我这个。他说:“程老师,这是教工说的。

”他以为这句话就可以把我挡回去,哪知道他说了这句话把我惹急了,我就说了一句非常极端的话,当然我这句话可能也有错误,我说:“对不起,你知道什么叫教参吗?所谓教参就是错误的集大成者。

“首先,我声明这句话是错的。我用这么极端的话,其实是想告诉他,老师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思考。

我曾经是上海市高中语文教材审查委员会委员。当然,我知道教科书是什么。所谓的教材,就是这门学科中各种力量的冲突和斗争,最后妥协的结果。教材有两个特点:一是标准化;第二,平庸。

大家都认同的往往也是把棱角全部磨掉的。

那么什么是教学参考呢?我也知道这个教学参考的编写过程。如果我是主编,我会召集一批人来编所谓的教学参考。我已经说明了意义、目的、价值、原则、编写风格、方式方法、最后交稿的时间。

若干时间结束以后,作为主编我把教参的稿子收上来,审查一遍,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就交给审查机构了,之后就交付印刷厂了。

换句话说,一个具体的内容可能是两三个人的智慧,而这两三个人的智慧出错的概率很大。

比如出一张高考试卷,一般来说,专家6人,大学教授4人,特级中学教师2人,考试时间一个月。考完之后请一个很有能力的大学教授和这个学科的特级教师来审题,审题完了就批改。批改完了以后,那一届的学生,二十几个学生,叫测试生,让他们再考一次,看有没有问题,然后

高考之后公布出来,大家还是发现高考试卷存在一些问题,所以怎么能轻易地就相信教参呢?怎么能轻易地相信教材呢?教材也是会犯错误的。

据《法制晚报》报道,张的第六子之子张鲁士指出,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史》高中教科书中的照片,并非其祖父,实际上是另一位湖南巡抚何的。

何海清的孙女何全美表示,自己看到后也一眼认出了教科书中标注着张作霖名字的照片其实是自己的祖父何海清。

(见《文慧读书周刊》2013年2月1日第3期)

目前,一些学校课堂教学改革的主要措施是解放学生。为什么要解放学生?因为发现学校老师在教学过程中其实是把教材搬到教室里的,而且搬的水平不是很高,所以简单规定:老师不要说了,你老师说的话,所有学生都知道,所以简单让学生自己说。

于是出现了一些别具特色的改革举措。

今天,我们不谈教材。而是改变教材的观念,用教材教人,用教材教学生。

什么叫作用教材教人,不是教材有什么咱就教什么,而是学生需要什么我们才教什么;是针对学生的需求来进行教学的。

教学结构不是根据教材的结构来选择的,而是根据学生的心理结构和学生的行为规律来决定教学的结构和规律。

这句话非常抽象,很难懂,把它展开来大家就知道了。

第一,学生已经知道了什么?学生已经知道了。作为老师,你只需要检查。

我们在这一个环节上发现很多老师有毛病,什么毛病,孩子已经知道了的东西,他还在喋喋不休、唠唠叨叨、没完没了地讲个不停,学生已经懂的,你只需要检查就可以了。

二、学生不懂什么?但是请注意,他看了课本之后,自己也能理解一些东西。学生的大脑不全是空白的。如果是空白色的,填进去就可以了。学生不懂,但如果看完教材后能自己理解一些东西,你可以让他看教材。看完之后让他总结提炼。如果概括不到位,你可以帮助他。

第三,一个学生有什么不明白的,即使读了课本,他需要合作学习才能明白?然后可以组织讨论交流。说实话,我们公开课有一些合作学习,纯粹是作秀。这个讨论纯属多余,也不是真正的讨论。下课不到10分钟,老师说:“同学们,前后排四个同学在讨论讨论。”

”讨论不到1分钟就解决了。

这个讨论有价值吗?纯属无效讨论。另外,所谓小组讨论,小组成员的构成是有讲究的。不只是两排四个学生可以讨论讨论。只有当团队成员之间的差异最大化时,它才是有价值的,这就是团队的价值。

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是建平中学的校长,选了三个副校长。我教中文。我提拔了三个副校长,一个数学,一个物理,一个生物。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我的不一样,我们团队在一起才能利益最大化。

如果跟我思维方式相同的,我想到了,他也想到了,我没有想到他也没有想到,你说我要他做副手干什么?小组的成员差异最大化,这样组成的团队所进行的讨论才有价值。

第四,老师必须说什么?学生不懂,看了课本也不懂,通过讨论还是不懂。老师该发言了。如果这个时候老师又不说话了,你的良心在哪里?你说借鉴某校的经验,把课堂还给学生。

那我就追问一句:“你拿了国家的工资,按照我们老话讲,你拿了国家的俸禄,你居然把课堂还给学生,你的良心何在?”该老师讲的时候,你就要讲。

杜郎口中学动员学生。开始时,所有的学生都被要求发言。后来发现不对劲。老师还需要讲一段时间。

该你讲的时候你必须讲好。

第五,如果老师告诉学生,他们仍然不明白,他们必须实践一些活动。

你别以为老师所讲的一切学生都会听懂,老师讲了学生也不懂,教师就进行活动设计,就让孩子们实践实践、活动活动。

比如我是语文老师。作为语文老师,上课一定会讲唐诗宋词。说到唐诗,一定会提到边塞诗。说起边塞诗,大城市的孩子根本没什么感觉。

我曾经做了一个事情,带了600多师生,利用暑假从上海出发,包一辆列车,第一站到西安,看兵马俑、古城墙、大雁塔,孩子们立刻就能感受到厚重的汉唐文化。

第二站是敦煌、嘉峪关、玉门关、阳关。孩子们到了阳关,马上就学会了什么叫“无缘无故西离阳关”。当这个孩子到达玉门关时,他马上就知道了什么是“春风永不停玉门关”。

面对着茫茫戈壁,他一下就读懂了诗句的含义。

第三站是吐鲁番,当时地表温度62,地理老师不用解释,孩子们就感受到了火焰山的概念。

第四站到天山、天池,到乌鲁木齐。

所以具体的学习内容和具体的方式是齐头并进的。

让我给你举另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体育老师教孩子学游泳。你在教室里讲游泳的理论,浮水的知识,滑水的动作,就是不让孩子下水。你认为孩子们会游泳吗?孩子永远学不会。只有把它们扔到水里,它们才能学会游泳。他需要练习来掌握它。

把课还给学生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该还,什么时候不该还,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还?很精致,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需要我们去思考,然后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来做出安排。

注意教学策略的选择,老师做什么,老师怎么做。

关于教学方式、教学策略现在都在谈什么启发式,所谓的启发式,我们有很多老师就把它理解成为问答式,老师提问题学生回答,老师不断提问题,学生不断回答,这就是启发式。

让我们承认这个启发,但我们仍然发现这里有问题。

其中一个问题叫做机械问答。

我曾经听了一堂很极端的课,这一堂课听下来,老师的问题一共117个,绝大部分是无效问题,一个问题抛出来,他要让孩子们思而得知,如果孩子们不假思索异口同声都能回答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我们老师设置的问题,一定要适度超越当下学生的水平,适度超越。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单一模式。

单一模式就是老师提问题让孩子一起来回答,众声回答。

这个回答会带来哪些问题?补数字!合唱会导致凑数。编造数字的最终结果是掩盖了所有学生的问题。你连学生的问题在哪里都不知道。

所以我建议各位校长,如果上课的话,不要坐在后面。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坐在前面。看孩子的嘴就知道了。我刚才说第一个看孩子的眼睛,第二个看什么,孩子的嘴巴看。有的孩子虽然嘴巴张着,但声音很低,老师说错了甚至听不到。有的孩子虽然嘴巴张着,但是吐不出话来。

这就把问题全部给遮掉了。

合唱不太好,那就独唱。为什么孩子不能单飞?Solo可以暴露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即时问答”。什么是「即时问答」?老师提问,让学生马上回答,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学生可以回答,但是请注意,如果学生立刻就能回答,说明什么,说明你的问题没有价值,说明你的问题根本就不需要思考,所以没有价值,他已经会了。

第二种可能是学生无法回答。他们答不上来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你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他怎么回答?那么为什么我们老师不能要求孩子们闭上眼睛想一想呢?

所以我建议,如果你发现了这种情况,还是希望我们的老师给你的孩子一点思考的时间和机会,给他们一点思考的时间空,不要一味的追求刺激。

这才是课堂对孩子真正的回归,这才是课堂教学的意义所在。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